每天看一点教育资讯
公众号「名校榜」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他是中国近现代最著名的教育家之一,

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

都与他的名字紧密相连。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

因而被称作“终身校长”,

他奠定了清华大学的校格。

时至今日,

他的很多教育理念依然生生不息,

很多教育言论被后来的

诸多大学校长引用与铭记。

一句“所谓大学者,

非谓有大楼之谓也,

有大师之谓也。”

振聋发聩,影响后来者无数!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他是梅贻琦。

明天是5月19日,

1962年的5月19日,

梅贻琦先生过世,

一生“崇朴学以黜浮华”

“树良规而垂教泽”。

放洋深造 学成即归

梅贻琦生于1889年,祖籍江苏

1908年夏,

十九岁的梅贻琦以第一名的成绩

从天津南开学堂毕业,

被保送进入直隶高等学校(保定)就读。

后来,清廷成立游美学务处,

梅贻琦在师友鼓励下前往报名,

欲实现放洋深造之梦。

梅贻琦在630名考生中

以第6名的成绩被录取,

成为首批47名庚款留美生中的一员。

到了美国后,梅贻琦就读于

伍斯特工学院电机工程系。

1915年,梅贻琦学成归国。

同年,任清华大学物理教员。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其实,在清华任教半年后,

梅贻琦曾回天津见张伯苓,

表示对教书没什么兴趣,

想换个工作。

张伯苓却说:

“你才教了半年书就不愿意干了,

怎么知道没有兴趣?

年轻人要忍耐,回去教书。”

梅贻琦便老老实实回京继续教书。

这一“忍耐”,便是几十年,一辈子。

临危受命曾屡次推却

既已出山便不辱使命

梅贻琦最令人称道的身份之一,

无疑是清华大学校长。

1931年底,他出任清华校长,

可称得上是临危受命。

当时的清华自罗家伦1930年离职后,

长期没有合适的校长人选,

连续空缺了11个月,

校长不断易人,反复被逐。

当局只好令时任

“留美学生监督”的梅贻琦出山。

梅贻琦感到荣幸、快慰,

但又担心自己不能胜任,

一再请辞,却终不获批准,

最终决定出任校长,

这一当就是17年之久。

他在《就职演说》中

有一段极为诚恳的自白:

“(我)又享受过清华留学的利益,

则为清华服务,

乃是应尽的义务,

所以只得勉力去做。

但求能够称尽自己的心力,

为清华谋相当发展,

将来可告无罪于清华足矣。”

先生岂止“无罪”?乃甚有功!

梅贻琦所处时代

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艰难的阶段——

早期军阀割据,内乱不已;

中期日寇进犯,民族危亡;

后期国共对峙,战火未息。

如此环境下,

梅贻琦却创造出在今天看来

也堪称奇伟的教育成就。

他用执著、坚定、智慧和纯粹,

奠定了清华之校格。

在他任校长之前,

清华师生倒校长、赶教授是家常便饭,

校长在任时间都不长。

但任何时期,

清华学生喊出的口号都是

“反对某某某,拥护梅校长”。

有人问梅贻琦有何秘诀,

他答:“大家倒这个,倒那个,

就没有人愿意倒梅(霉)!”

一句玩笑,

但梅贻琦在清华学生间所受尊崇

可想而知。

“七七事变”后不久,平津陷落。

同年八月,

清华、北京、南开三校合成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下称“西南联大”)。

三所顶尖学府合而为一,

蒋梦麟、张伯苓、梅贻琦,

三位著名校长皆位列

校务委员会常务委员。

时局动荡、校务冗杂,如何平衡?

联大成立之初,

南开校长张伯苓对北大校长蒋梦麟说:

“我的表你带着。”

这是天津俗语“你做我代表”的意思。

而蒋梦麟则对梅贻琦说:

“联大校务还请月涵先生多负责。”

其实,三位校长中,

以梅贻琦年纪较轻,

但因张、蒋均常在重庆并另有职务,

所以,主持西南联大校务的工作

实际上落在梅贻琦一人身上。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在物质奇缺的情况下,

梅贻琦不仅要考虑食宿问题,

更要设法安排校舍、增添教学设备,

稳定教学质量。

他请梁思成设计西南联大的校舍。

因建材紧缺,资金有限,

梁思成几易其稿:

高楼变矮楼,矮楼变平房,平房变草棚。

最终梁思成忍无可忍,

把设计图纸摔到梅贻琦的桌子上,

怒气冲冲地说:“改!改!改!

你要我怎么改?茅草房,

每个农民都会盖,

你要我梁思成设计什么?”

梅贻琦喉结滑动、声音颤抖:

“思成,现在是国难之时。

等抗战胜利后,回到北平,

我一定请你来建世界一流的清华园,

算我还给你的,行吗?”

当晚,梁思成、林徽因夫妇

含泪又作了一次修改

……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据梅贻琦的儿子梅祖彦回忆:

“父亲为维持学校顺利运转,

曾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

与中央政府以及当地领导层保持关系

……

每年父亲必须去重庆奔走一次或几次,

那时由昆明到重庆乘飞机是件大事,

要半夜起床,很早到机场去等候,

飞机不定什么时间起飞,

可能一天走不成,第二天再来试。”

在梅贻琦的主持下,

西南联大保存了原来三校的教学班子,

学风一如既往——

学术第一、讲学自由、兼容并包。

“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

外来民主堡垒之称号”

培养出的各学科领域巨擘数不胜数。

国难当头、民族危亡,

西南联大在遥远的西南边陲,

就像在风中闪烁飘摇却始终不灭的烛火,

空袭、贫瘠间,

竭力保国士无损,文脉不断。

西南联大教授郑天挺后来回忆:

“在联大八年患难的岁月里,

梅校长始终艰难与共。”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崇朴学以黜浮华

树良规而垂教泽

著名翻译家许渊冲

193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南联大。

他说:

“我认为梅校长的教育思想

在当时是起了好作用。

我们这代人受梅校长的影响比较大。

若不是采取他的教育思想,

这么多人才就不一定出得来了。”

01

“大师论”影响无数教育人

很多大学校长在演讲中常提到

“所谓大学者,

非谓有大楼之谓也,

有大师之谓也。”

其实,最先提出这一观点的,

正是梅贻琦。

在梅贻琦看来,

办好大学所需设备和教授两个必要因素,

尤其后者至关重要,

教授是大学文化精神的命脉所系。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梅贻琦尊重教授,延揽人才的诚意

在华罗庚身上得到极好的体现,

华罗庚只有初中学历,

先做小学教员,后为店员,

却被破格召进清华大学加以培养;

又破格从资料员提升为助教,

被允许修习大学课程;

破格被送到英国剑桥大学访问研究;

最后又破格未经讲师、

副教授阶段而直聘为教授,

上述过程大多是在

梅贻琦的亲自过问下实现的。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沈从文小学读完后就去当兵,

发表了许多小说,

没当过教员、讲师、副教授,

也未去国外留学,

仍于1939年被联大师范学院聘为教授。

一贯自称“乡下人”的沈从文,

从此便操着浓重的湘西口音,

在西南联大认真讲授写作课。

后来,沈从文培养出了

“最后一个京派作家”——

著名小说家汪曾祺。

在有关办学的一些重大事宜上,

梅贻琦注意听取

有威望有影响的教授的意见。

当别人问他的办学主张时,

他常说:“吾从众。”

这并不是他没有主见,

而是充分尊重教授们的治校意见。

作为校长,

他能够摆正同教授的关系,

他说:

“教授是学校的主体,

校长不过是率领职工

给教授搬搬椅子凳子的。”

02

育人至上,体魄与人格并重

梅贻琦倡导体育,并躬身力行。

他是清华体育运动会的

组织者和领导者;

他是体育场上的积极分子,

曾任清华教师篮球队队长,

经常活跃在篮球场上;

他还经常兴致勃勃地到运动场上

观看或指导学生进行体育锻炼,

参与班际、全校或校际运动会。

他说,

“在体育学校课程中,

会有心理学、生理学等,

这也许是有些人不了解的。”

在梅贻琦看来,

体育不仅仅是一种锻炼的方式,

更是一种道德、性格养成的方法。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著名体育教育家马约翰指导学生跑步)

学校特地进行场地和设备的建设,

当时学校的体育课程这样规定,

初等科每周需习体育两小时,

高等科课程包括体操、运动、泅水。

通过锻炼,还要测试灵敏、自卫术等,

测试合格后方准出国。

为此,清华大学采取强迫锻炼的方式,

每到下午4:30-5:30,

校方就关闭图书馆、宿舍和教室,

要求学生们身着短装到操场锻炼,

体育教师还要巡视,加以指导。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马约翰与学生)

 

03

通才教育,知、情、志兼修

毕业于西南联大的知名学者何兆武

曾很有兴致地提起联大求学往事。

在联大,历史系学生要学习数学、理化,

这让很多“文科生”十分头疼。

梅贻琦认为大学生应该

对自然、社科、人文三大部门

都有充分的了解,

才能在三者之间识其会通所在,

拥有综合而宽广的视角。

梅贻琦在建立清华工学院的过程中

花费了很大的心思。

在工学院建立之初,他亲任院长,

工学院的课程设置极具特色,

例如,清华工学院一年级的国文与外文课

比其他学校多得多,

学院各系专业的课程也有部分交叉。

这些都是梅贻琦等人的想法,

认为大学生应该有极完美的“常识”。

除此之外,作为社会精英,

只在知识结构方面有优势依然不够,

梅贻琦认为品德修养、意志情操

也需要十分出色才行,

一个优秀的学生必须是一个“通才”。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1947年4月27日,清华大学36周年校庆,梅贻琦与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胡适、原西南联大训导长查良钊、原南开大学秘书长黄钰生的合影。)

梅贻琦先生自1909年

被遴选为首届庚款留美生后,

就与清华结缘。

1915年起担任清华教职,

一生服务清华长达47年

(北京清华大学和新竹清华大学)。

有人说,他代表了一代斯文。

1940年9月,

在昆明的清华师生和校友

为梅贻琦先生服务母校25周年

举行了一次公祝会。

梅贻琦在公祝会上答辞,

其中一段说:

“在这风雨飘摇之秋,

清华正好像一个船,

漂流在惊涛骇浪之中,

有人正赶上驾驶它的责任,

此人必不应退却,必不应退缩,

只有鼓起勇气坚忍前进,

虽然此时使人有长夜漫漫之感,

但我们相信不久就要天明风停。”

他是清华大学任期最长的校长,一句话影响后世无数教育人! | 人物

这就是梅贻琦,

作为教育人的这份坚守与笃行,

点燃了当时无数师生内心的希望,

鼓励着一代学子砥砺前行。

斯人已逝,思想犹存,

56年后的今天,

梅校长的精神依然熠熠生辉,

激励教育人

鼓足勇气,无畏前行。

中教君说

人物

“在教师手里操着幼年人的命运,便操着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如果你相信教育的力量,或许便赞同这句话。

于国家,于民族,教育是最需延续而不可中断的事业。教育不能衰老,但做教育的人却会老去。一代一代的教育家、贤师、名师,就像一座座山峰,既是教育途中一座座光辉的里程碑,也是一个个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更是一块块帮助教育行至高远的奠基石。

我们,铭记历史,要为每座里程碑镌刻名字,为每个山峰撰写史志,为每块基石梳理传记——记录所有属于过往但不该被遗忘的教育者。

我们,关注当下,要为每个坚守初心且锐意创新的人抒写年华——记录所有正在行进且不断反思的教育者,以及那些对教育有所启迪的各行各业探索者。

关心教育就是关心民族、人类的命运,而关注和教育有关的人,就是关注其中重中之重的一环。


编辑 | 齐晓君 吴晶晶(实习)

排版 | 齐晓君

责任编辑 | 齐晓君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中国教育报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