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一点教育资讯
公众号「名校榜」

41 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又值高考季,高考,这两个字好重。

它里面有很多共同记忆。更有独属于个人的体验:激情、喜悦、呐喊、苦恼、悲愤、无奈、寂寞、焦虑……

不,这些词一定还远远不够亦不精准,于太多人,它是百般滋味交缠。

它是青春的悬念和浓缩,是无法磨灭的记忆,是命运埋下的伏笔,也是共和国的沧海桑田。

它是必然,亦是偶然。

今天,我们来回看四十一年高考路。这条路,深深影响了你,也影响了我。

1977.

我流浪儿般赤着双脚走来

——食指《热爱生命》

1977年8月,已终止十年的高考终于恢复。

当这个国家能够给每一个喜欢读书的人一张安稳的书桌时,人们知道,从那一刻起,生活开始不一样了。

曾经被轻蔑的知识重新被尊重,曾经被蹂躏的求知之心重新被点燃。

人们称之为:一个时代转折点。更是许多青年命运的转折。

“漫卷诗书喜欲狂”, 570万从农村、工厂、部队一路风尘而来的年轻人,怀揣着难得的名额走进考场,沉寂而迷惘的社会走向生动。

这也是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冬季高考。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这一年的高考对他们,对共和国来说都意义非凡。

有人说:他们的命运,他们的悲喜,和共和国的命运,和共和国的悲喜,重叠在一起,令人分不清彼此,令人唏嘘,令人扼腕。

诚然如是。

这一年,正在锄地的李总理很意外地接到了北大通知书。他的第一志愿是本省一所师范学院――据说在师范院校读书是不必付饭钱的,第二志愿才是北大。

那一年,和他一同走进北大校门的还有赵乐际。

陈建功是被母亲逼着走进考场的,他母亲说,他们家是读书世家,不能绝了“书种”,如果他不再读书,她死不瞑目。

叶永烈则说,如果不能读书,觉得比死还难受。

罗中立回忆起当年备考经过,觉得比当钳工高温送煤时还要辛苦。

………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在他们的共同记忆里,这一年都好像没有冬天。

当然,在更多人的记忆里,这一年的冬天酷寒。570万青年,只录取了 27万人,录取率4.7%。

四川的刘永行心情更是难言,他考取了理科状元,可是因为“出身不好”,还是未能进入大学。他和他三个兄弟开始养鸡,20年后,他们成为中国首富。

只要有梦想,路,从来不只一条吧。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这一年,由于报考人数过多,国民经济也刚开始恢复,国家一时竟拿不出足够的纸来印考卷,中央最后决定调用印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纸张。

那年考题,今日看来很是简单,可是对于彼时蹉跎岁月十年年轻人来说,很难。

他们所学知识早就随着汗水滴进广阔天地。

问及我国的四大发明,有的答案是这样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还有考生说“长矛、大刀、火箭、原子弹。”

笑之余,我想还是悲哀更重些。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78.

我的时代在背后,

突然敲响大鼓。

——北岛:《岗位》

这一年,全国性的高考正式举行,全国首次实施统一命题,分省录取,这一考试制度基本沿用到现在。

这一年610万人报考,录取40.2万。如吴晓波所说:龙门陡开,江鲤飞跃。40余万人众里怎么可能没有龙湖之士?

铁路工人马蔚华考入吉林大学,21年后他出任招商银行行长。

正在当搬运工的张艺谋揣着一包煮熟的鸡蛋,奔赴考点,终于被北影录取,他的同学还有原检票的顾长卫;印刷工陈凯歌则考进了导演系。

河南乡下的贫苦男孩许家印考入武汉钢铁学院(现武汉科技大学),在人口达1000万的周口,他的成绩位列前三。

青年教师段永基考上北京航空学院,六年后他参与创办了四通。

多年之后,冯仑都清晰记得那个酷夏,他埋头苦读,母亲在旁边给他扇蚊子。那一年,他考入西北大学。

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班里人才济济,其中有三个同学关系不错,他们是陈伟荣、黄宏生和李东生,日后,他们分别了创办了康佳、创维、TCL,彼时青春少年的他们不会想到,若干年后,在硝烟暗涌的商业战场他们那般相爱相杀。

这个名单很长,易中天、梁左、朱学勤、毕奇、刘震云…等等。

高考对于他们,应该就像张艺谋说的那样:“如果没有它,很难说有现在的一切。”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79.

从这一年开始,高考的日期定于7月7-9日举行,除了1983年外,一直实施到2002年。

高考前8天,甘肃天水的一个小伙子很倒霉,他被一辆卡车撞断了肩胛骨。

知道自己没考好,他立即偷偷在另一个县化名报考中专,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兰州培黎石油学校。

中专毕业后,他又以石油部系统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石油管道学院。

若干年,他做了一件和自己专业毫无关系的事儿:搞房地产。

他叫潘石屹。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80.

我播下了心,它会萌芽吗?

会,完全可能。

——顾城:《我耕耘》

这一年,一个江苏小伙子参加第三次高考。

第一次高考,他英语只考了33分。

英语考试时间2个小时,第三次,他用了40分钟就交卷。

对他抱有厚望,把考北大的全部寄托在他身上的老师大怒,对他一个耳光打过去,以为他是自暴自弃。

其实是,他只需要40分钟。那年北大录取分数是380分,他打了个擦边球,考了387分。

他是俞敏洪。

他一直坚持和英语死磕。若干年后,他说,能够到达金字塔顶的只有雄鹰和蜗牛,只要蜗牛一直爬,一直爬,就一定能看到雄鹰眼里的世界。

史玉柱也在这年参加了高考,他一举高中,且是本县状元,被浙江大学数学系录取。

数学满分120分,他考了119分,所以史玉柱彼时的理想是成为陈景润第二。

他从图书馆借到《数论》后,才知道想成为陈景润是多么遥不可及,史玉柱很快就放弃了这个理想。

在他跌宕起伏的人生中,从巨人汉卡到脑白金、脑黄金到游戏征途,他多次壮士断腕,又在全新的领域倔强地重新站起。

是的,学会放弃和学会坚持一样重要。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81.

闷热的夏季,夜幕降临后,准备参考的青年在天安门广场的灯光下苦读。

路灯的光,手电筒的光,甚至厕所里的光,一定闪烁在很多人的高考回忆里。

是的,苦读。

可是如果有热爱,就不会觉得是苦。

当人们也用苦读二字形容张朝阳的少年时代,他说:“只是自己喜欢学习,特别是喜欢学物理。我觉得学习是件快乐的事情。”

那一年,他顺利地考上了清华大学物理系。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82.

万水千山纵横,独闯高峰远滩

人生几多个关 ,却笑他世人

妄要将汉胡路来限

——黄霑:《万水千山纵横》

这一年,召开了第一届高考科研讨论会。在这次会议上,一个问题摆在各位学者专家面前:统一命题、统一阅卷、统一评分标准,却为什么没有统一的录取分数线?

专家们议论纷纭,并专门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考试学研究课题。不知道这个课题现在结项了没有?

这一年,“托福”作为第一个标准化境外考试项目进入国内,出国潮由此掀起。

这一年,一个瘦小的男孩走进了考场。

他志向高远,在志愿表上郑重写下北京大学。可是他数学只考了一分。

他不气馁,第二次考,又一次与理想相距甚远,数学19分。他屡败屡战,边打工边复读,第三次,终于踏入杭州师范学院的校门。

他是马云。

若干年后,他一句话几乎人尽皆知:今天会很残酷,明天会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大部分人会死在明天晚上。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83.

江山秀丽,叠彩峰岭,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霍元甲》主题曲

这一年的高考作文题第一次出现了一幅漫画,题为《这里没有水,再换个地方挖》。

这道题的出现,让很多考生当场就蒙了,他们早已习惯了命题作文而不是看图发挥。

此后,几乎每年的高考作文题目都会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85.

不经意在这圈中转到这年头

只感到在这圈中经过顺逆流

——徐小凤《顺流逆流》

这一年是高考重大改革年,甚至堪称分水岭。

教育部撤销,设立国家教委。

在第二届高考科研讨论会上决定,上海则进行高中毕业会考后高考科目设置的试验,上海卷同全国卷分开考试。

语文、数学、外语为各类学校的必考科目,其它六门课中(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由招生学校(专业)任选一门,形成六个科目组。

这一年首次试行先考试后填报志愿的方式;这一年首次有了特长生和少年班的概念。

改变高校国家统招统分的政策,实行国家计划、用人单位委托招生、招收少数自费生3种招生办法。

但意义最为深远的或许是这一项:从广东开始,英语、数学两科进行标准化考试试验。

这一办法从美国学习而来,我们后来把它发挥到极致。

1986.

这一年湖北的黄冈中学创造了一个奇迹。

在那个大学生还是很稀缺的年代,他们的升学率达到91.4%,600分以上高分者达30人,占全省1/9,且囊括理科第一、二名,文科第一名。

很多年里,冠以“黄冈”旗号的教辅书畅销不衰。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89.

眼睛睁一只嘴巴呼一呼耳朵遮一遮皆大欢喜也

——罗大佑《之乎者也》

一年,国家教委下发《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标准化实施规划》,标志着标准化考试正式进入全国实施阶段。

标准化考试派生了标准化答案,同时也意味着全国的基础教育都不得不跟着应试方向走。

标准化的答案意味着标准化的思维,标准化的思维又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作家王蒙曾经做过几次中学语文标准化试卷,最好的一次成绩是60分。

著名学者钱理群也曾做过一份语文试卷,他说:“首先是弄懂题目要求就费了极大的劲,有的至今也没有弄得太清楚……”

钱学森临去世前,留下一个“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很难培养出杰出人才?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0.

这一年,国家教委启动“三南改革”,湖南、海南、云南三省将过去高考的文理科分组变为文史、理工、医农和地矿四类,每类只考4门。

这一重大政策的宣布,离次年高考只有不到9个月的时间。这一纸文件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想起台湾电影《艋舺》中的一句台词:曾经我以为自己是风,后来才知道,我只是风中的草。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1.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天知晓。

——黄霑《沧海一声笑》

在高考前不到三个月,国家教委正式宣布:从1991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普通高中毕业会考制度。

会考是学业水平考试,学校会根据会考结果来确定报送学生,到国外留学也是必看的内容之一。

为了提高升学率,也有一些地方依照会考成绩将一些学生提前驱除“出局”,不被允许参加高考。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2.

那时,在许多人心里,考入大学一如跃进龙门。

这一年,宿迁乡下一个勤奋的男孩考了全县第一,全村振奋,副县长亲自送把大红花进到他家。

他离家的时候,外婆把拼凑来的500块钱缝在他内裤里,简单的行李里还有乡亲们送的76个茶叶蛋。

这份朴实真挚的情义,男孩暗暗发誓“会用一辈子来还”。

他当时的成绩可以上清华物理系,但他放弃了,填写了人大社会学系,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实现自己理想:当宿迁县长,报效家乡。

他最终没有当成宿迁县长,却用另一形式实现了誓言。

2015年,他给全村650余名60岁以上老年人发出每人一万元“春节特别红包”。他向宿迁的捐赠已超1亿元,用于教育、文化、扶弱帮贫等公益事业;更有近万家乡人在他的分公司工作。

是的,他叫刘强东。

这样的乡村男孩还能不能再多一些?

1993.

他们是未来的希望,

所有的孩子都一样

——李宗盛《希望》

这一年,国家教委,开始在各省市中铺开“3+2”高考科目设置,即文史类考语、数、外三科加政治、历史二科,理科考语、数、外三科加物理、化学二科。

地理和生物不再作为高考科目,这种科目设置一直沿用到2000年。

这是一张1993年的高考政治试卷,这样的卷面设计,让人分外熟悉。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4.

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谁没在变)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beyond《海阔天空》

这一年,是中国大学教育改革的一道分水岭。

全国37所重点院校试行并轨制收费,逐步建立起“学生上学自己缴纳部分培养费用、毕业生多数人自主择业”的机制。

以前国家发生活费,犹如 “国家干部”的大学生身份,从此再不能免费读书。更大的改变是毕业也不再包分配。

在国家统一分配工作的时代,大学生就业不以自己意愿为转移,就像接受命运的安排。

当拥有选择权之后,大学生们才发现,“选择”原来也是一个沉重的字眼。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6.

这一年,高考作文题再一次以漫画的形式出现:“给六指做整形手术”和“截错了”。

这内容辛辣的考题,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无数人为之点赞,但医务界却感到有些不爽。

这些年,这种直面现实的作文题目越来越少了。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8.

心里有好多的梦想

未来正要开始闪闪发亮

就算天再高那又怎样?

踮起脚尖,就更靠近阳光

——《一千零一个愿望》

这年高考结束后,一位考生在清理自己的学习资料,厚厚的资料摞起来,超过了小伙子170厘米的身高。

现在看起来这不算什么,之后有太多考生屡屡刷新这个高度。

“题海”,这个词一定是当代才出现的词汇。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1999.

彼此告别旧时光

让你看清我的红妆

送你希望送你力量

愿你一路走好别彷徨

明天总会不一样

——《希望》

国家开始了大规模的高校扩招,6月时,许多考生尚不知会有此意外之喜。扩招,给了很多人圆梦大学的机会。

这一年,高校招生比例猛增至47.4%。此后招生率一路攀高,时至今日,已有75%左右。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从此大学教育由精英模式逐步走上大众模式,大学生含金量逐渐下降。

能不能考上大学不再是难题,考什么样的大学才是人们最关注的。

高考这座“独木桥”陡然宽了许多,但是就业之路却比以前更窄了。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00.

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

——沈灏

《南方周末》,新年发刊词

从这一年开始,考生可以在网上查分。

彼时电脑还并不常见,位于北京东大桥的百脑汇电脑城,一大早就有许多考生和家长来到这里,排队等待免费上网查分。

分数查完,脸上的生动表情说明了一切。

网上查分除了便捷之外,还大大增强了考试的公平性。

在这之后,有的考生明明已达到录取分数,却被有门路的陌生人顶替的现象基本不会再现了。(作者的一位同学就是冒名顶替者)

查分前后的心情你还记得吗?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01.

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

不知哪里追究,一生何求

——陈百强《一生何求》

这一年,高考取消了考生“未婚、年龄不超过25岁”的限制,这给无数大龄考生以惊喜和机会。

71的汪侠在此年参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年龄最大的考生。

之后汪侠屡考屡败,屡败屡考,连续15次走进考场。15年的征战,汪侠并非没有收获。

2002年,汪侠被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破格“录取”为旁听生。大学五年,他每天都按时到校,49门功课全部合格。很多学科的成绩比年轻人还好。老师们评价他的医学基本功非常扎实。

两年之后,62岁的邹伟敏也走进考场。邹伟敏1960年考取了杭州师范学院物理系,但因家庭经济困难而辍学。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他却超龄了。

2001年,国家取消高考年龄限制,邹伟敏的“大学梦”重被点燃。从2003年起,他经历六次高考,终于考入嘉兴南洋职业技术学院管理系报关与国际货运专业。

在班里,同学们都喜欢叫他“邹同学”、“邹哥”、“邹老爷子”。

2011年,邹同学以125分的成绩通过了通过率仅8.5%的全国报关员资格考试。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03.

从这一年起,高考时间提前了1个月,固定安排在每年6月的7、8日,高考终于告别炎炎烈日。

好多人还想到678的谐音是“录取吧”,这也算是一种自我慰藉和祝福。

这一年,国人记忆深刻还有来势汹汹的非典疫情,在极大恐慌中,每个考场口都设有 “体温测试”这关。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05.

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

变成此时对白

——花儿乐队《嘻唰唰》

这一年,海南高考状元李洋“梦断清华”,引发了全社会对“高考移民”及“高考公平”的大讨论。

李洋是此年海南省高考状元。除英语考了第二外,其他几门功课都是全省第一,他进入清华的梦想眼看就要实现。

但因李洋在海南就读差一月才满两年,按照政策,最终被取消了录取资格。在海南,和他同样命运的还有29名考生。

短短几个月,这个17岁孩子的心情犹如过山车般的起伏。

9月15日,遭内地高校“抛弃”的李洋,被香港城大商学院录取,城大为他颁发了最高额的奖学金: 44万港元,此中包括4年的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

李洋还是幸运的,可是还有更多的孩子只能默默承受“政策”带给他们的一切。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08.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

7月3日,四川地震重灾区延期高考的第一天。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特殊考场里,王丽、彭丽、赵思莉3名在汶川特大地震中身受重伤的高三学生,和德阳市近两万名考生一起参加这次特殊的高考。

腿断了,可是我还是要追梦。

相比起数万再也不能进入考场的孩子,她们的不幸也变成了万幸。

这一年,很多大学都对灾区的考生实行了各种优惠政策,这样的优惠没有引来任何的争议。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09.

高考结束,广东省四位“状元”骑着高头大马,霸气巡街。

对于高考,人们常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形容,在激烈的竞争中拔得头筹者,也被作为成功者的典范备受追捧。

随着“状元”名号而来的,不只是荣耀和艳羡,还有各种奖励以及相伴而生的“状元经济”。

不知你是否买过“状元错题”,住过“状元房间”?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有隆重,也有欢快。

一个男孩走出考场,看到家人打着有着他头像的大牌子,不由大笑,那上面写着:

“亮仔,亮仔,你老霸道了”,“哎吆 !不错哦,总算考完哦!”

如果每个考生都可以有类似这样轻松的迎接,该多好。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0.

曾经认为简单的事情,现在全不明白忽然感到眼前的世界,并非我所在

—— 梁静茹《不是我不明白》

这一年,国学小天才孙见坤参加高考。

从8岁开始,孙见坤就迷上了国学。2007年底,这名高中生尝试着与陈寅恪的女儿、中山大学教授陈美延通信,用的是文言文。在来往信笺中,陈美延对孙见坤的一些国学观点感到“钦佩”。

她一直以为孙见坤是一个年长的学者,并称其为“先生”。

2009年,孙见坤通过14场激烈比赛,闯进央视大型国学知识竞赛《开心学国学》的决赛。评委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康震盛赞他: “万里挑一”。

这年1月,复旦大学为自主招生举办了“博雅杯”人文知识大奖赛 , 3000多名考生参赛,从中选拔出58人参加面试,八位教授对孙见坤深厚的国学根基赞叹不已。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遗憾的是,高考中,孙见坤最为拿手的文科综合发挥失常,比陕西省一本录取线低了6分。

对于这个“卡死”的分数线,复旦大学招生办为能够录取孙见坤“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8位面试过孙见坤的教授联合签署了一封请愿书,希望能将孙见坤破格录取。

然而,很多次交涉后,陕西省招办一直立场强硬,拒绝将孙见坤的档案投到复旦大学。最后连电话都不接。

7月23日,陕西省二本录取开始之后,孙见坤的档案被送到了山西大学。8月20日,他接到山西大学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他一脸迷惘:“我去读法学干嘛呢?”

很多人一定都忘了,钱钟书、吴晗、臧克家、钱伟长等当年是怎样走进了大学。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2.

你比谁都还了解我

内心的渴望比表面来得多

所以当我跌断翅膀的时候

你不扶我但陪我学忍痛

——张韶涵《看得最远的地方》

2012年6月8日下午,高考英语听力考试。为保证孩子们有一个安静的考试环境,有的家长拉起了横幅,有的家长排成一排堵住马路,指挥过往的车辆绕道而行。

这是名副其实的“霸道”,也是最深情和温柔的“霸道”。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这年10月25日,上海,十多位在上海工作的外地居民结伴到上海教育委员会信访办,提出开放异地高考的诉求。

孩子,你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3.

临近高考,文殊菩萨会很忙,很多考生家长都到寺庙烧香叩头,祈愿自己孩子能够考出好成绩。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有的树不知何时也被人们赋予神灵,认为可以佑助孩子们考场得意。只是“神”树前的烟火缭绕,已让它们不堪重负,枝叶调零。

有的家长在那几天穿上旗袍,寓意“旗开得胜”。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这真的很“蠢”,可是这“蠢”里尽是拳拳父母心,无法让人有半点不敬。

2014.

我会告别,告别我自己

——邓紫棋《后会无期》

2014年临考前几天,很多学校的考生以如下方式迎接高考,老师们和家长也都表示了难得的宽容和默许。

这是青春的狂欢,还是悲哀?数学大师陈省身临终前说:我要走了,我想天堂里也有数学之美。

什么时候,我们的少年才能真正尝到知识之美之趣味?对书本有着本应该的珍惜与敬畏?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5.

我无法反抗墙,只有反抗的愿望

我首先必须反抗的是:我对墙的妥协

和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

——舒婷《墙》

这一年,河北衡水中学蝉联全省高考成绩16连冠,他们的骄人成绩在全国也引起不小的震动。

崔永元却对家乡的这所名校发起了炮轰,他质疑,比军营还要严苛的教学模式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

在这里,孩子的日常被精细化到每一分钟,吃饭、入厕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晨跑、打饭时都人手一本书或一张卷子,有的孩子为节约时间,三年和衣而睡。

教育学者对此痛心疾首,可是这里仍然是众多孩子的梦寐以求之地。

崔永元曾对考上北大清华等名校的毕业生做了回访,近99%的孩子都表示,对母校没有抱怨,只有感激。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这一年的两会上,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大学教授王尚旭深深感慨:“农村城市教育差距越来越大”。

他说,多年来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河北一个上二本学校的分数在北京却可以上北大清华。”

这是很多人的追问,只是不知何时何处找到答案。

如果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哪里的孩子不渴望青春多几分色彩?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6.

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的出台,将国家教育考试作弊行为列入刑法之中,使得2016年高考被社会评论为:“史上最严高考”。

广东等省首次启用身份识别系统和无线电作弊防控双系统,并结合金属探测仪、考场电子监控系统等设备严防作弊,反作弊工作在不断从“人防”向“技防”升级。

高考的公平公正,应是这个社会的底线。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7.

庆幸的是我一直没回头终于发现真的是有绿洲每把汗流了生命变的厚重走出沮丧才看见 新宇宙

——信乐团《海阔天空》

毛坦厂,一个原本籍籍无名的山中小镇,这些年却几乎全国皆知。

它的荣光与喧嚣,荣光与喧嚣背后的激情、苦涩、辛酸、寂寞,全与毛坦厂中学相关。

6月5日8时08分,迷蒙细雨中,警车开道, 28辆“8”字车号开头的大巴从毛坦厂中学校园缓缓开出,短短几百米长的马路上,挂满了各种励志的红色条幅;路两边的人行道上,是上万名拿着小旗、满怀期待与忐忑的家长。

因为很多学生赶回原籍参加考试,这个浩荡场面比之前已是小很多。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人群中,一个小姑娘由家长领着,为哥哥姐姐们送考。想到若干年后,她后也要经历高考的百般滋味,不由有些心酸。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还有一张图片必须列出,以送给那些可敬的,曾和我们并肩奋战的老师们。

还记得那句话吗?“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

41年,中国人的高考路。

2018.

这一年,将由你们来填满空白。

出 路

有人问:

国人似乎都有一个高考梦,它也许已经定格,也许还在路上。不过,由于承载着太多家人期许和个人色的梦想,这个梦常常变得不堪重负。国人辛劳的人生,何时才能真正享受知识的愉悦,将大学看做获取知识的理想途径,抛弃附着之上的功利意图与沉重宿命?

是的,真正的出路在哪里?

优秀纪录片导演郑琼用六年的时间拍摄了她的第一部纪录长片《出路》,希图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片子里三位年轻人来自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地区,想法也迥异,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其实也是中国各种群体需要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他们要找到各自的出路,包括这些不同社会阶层之间毫无交流交集的隔离,也需要找到沟通的途径和可能。

这里有你,有我,有我们共同面临的困境。

出路,很有意义。

顺祝:参加高考的人都顺利,所有的努力都值得。

作者 | 樊晓敏

图片 | 网络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我们的民谣与诗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