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一点教育资讯
公众号「名校榜」

旅行的青蛙:不能被家长控制和选择的下一代

旅行的青蛙:不能被家长控制和选择的下一代

最近流行的“养蛙”游戏,其中一个核心特点是,青蛙儿子不会完全遂你的心意,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它们可能会不辞而别。

我觉得这已经开始触及当今时代教育的本质:其实我们不能去控制甚至不能去塑造下一代人,教育早已失去了它整齐划一的标准模式,特别是,以制造白领或者产业工人为标准的模式。

我们将进入一个育儿成果充满随机性的时代。

有时我会想起几年前我采访京剧名角裘盛戎的孙子裘继戎的情景。那是一个闷热的上海夏天傍晚,他推开我的工作室的门,发现飞进了不知名的水蛾,绕着灯狂舞,其实在南方这倒也司空见惯。但他还是不自在地耸耸肩。

我们的交谈因为这个场景而越发难以破冰,直到我们换到一个小酒馆,聊起他的家庭对他继承先辈荣光的期望以及他的孤独感时,他才释放出来。

在一个京剧世家的氛围下,似乎每一个后代都应该在梨园有所发展。但也不知是基因变化还是时代不同,裘继戎最大的兴趣是跳街舞和演电影。

为此他到上海参加了金星主持的《中国好舞蹈》真人秀。以他当时是北京京剧院成员的身份,这也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了。

但是人的兴趣基因这个事情确实很奇妙,有时毫无征兆的,你的儿女,你的后代就会喜欢上一件你完全不感兴趣的事,甚至你还可能带有深深的成见。

 

就像电影《寻梦环游记》里面,鞋匠的后代会喜欢上音乐。

而所有人都希望,或者默认他应该继续做鞋匠。

最近读很多微信朋友圈里的教育,我都感到疲惫。大家谈来谈去,都是类似的问题和焦虑的心态。

但是核心的部分经常没有被触及,人们仍然喋喋不休于儿童教育技术层面的讨论,比如如何让娃爱上做题,如何选择课外培训班等等。

有太多人不愿意或者不能够接受,开放式育儿带来的结果。他们总以为,旧模式失灵的那一天,不会发生在自己和孩子身上。只要能够闯关,能够上一艘船,依靠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模式,孩子成功的保险系数就会大增。这些模式包括名校、包括分数,也包括自己对既有社会主流上升通道的深度认可。

很多家长太相信自己的过来人经验了,也太想孩子复制自己的模式,比如在一个高薪行业里,保持自己在北上广深的社会阶层地位。这其实是一种深深的父权思想。

中国人的父权思想很严重,从皇帝希望儿子接班开始,每个人都在希望自己的儿子接班,科举做官的人希望孩子接班做到更高位置,手工艺人希望孩子继承手艺,京剧演员也希望孩子接班唱戏。

这几乎成了传统,很少有人去想,孩子究竟愿不愿意这么被塑造?

在发展道路并不多元化的古代,这样的选择,其实是希望把孩子扶上一条自己最熟悉最保险的道路,无非还是一种安全感。

但新的时代,多元化的未来发展,孩子们还需要这样的既有模式带来的安全感吗?

新的一代,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愿失去个性化。

他们身上有不少老一代人看不惯的东西,其实也无非是人性的弱点而已,比如当有很多方式可以偷懒时就变得越来越懒,特别是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让自己更懒;比如从人生起步阶段就不饥饿,缺乏一个猛子扎到底的精神;比如见多识广却对越来越多的东西失去好奇, 转向“佛系”和丧文化等等。

但是还轮不到我们来为下一代人担忧。

他们其实是随时可以揭竿而起为自己做点什么的一代人,只看时候到没到。其实他们在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或者有创造力的,可以打上自己名字标签的东西上,也会all in。 无论是从物质购买力还是从投入力度上,我们都可以看到他们的魄力。

因为他们比我们少了生活顾虑。

这种生活顾虑其实未必是物质上的,而是一种思维底色。

这是娱乐化、懂得解构和自嘲的新一代人。我们还没有充分认识00后和05后,却妄想去掌握10后的命运前途。

这其实是大写的刻舟求剑。

说到底,还是在中国的家庭关系里,父母和子女之间,究竟在经济上、事业生活上会不会出现彼此独立的未来态势?

独立意味着,当孩子未能遂你心愿,走上他自己喜欢的路,你要理解祝福他。

独立意味着,当孩子经济状况不佳,或者做一件什么事需要金钱支持,你可以给予帮助,也可以当做礼物馈赠,但是要让他知道帮助不是理所应当,父母甚至可以要求一定的回馈。

独立意味着,自己也未必能要求孩子一定帮你光宗耀祖,为你提供人际交往圈的谈资或者炫耀资本。

独立也意味着,可能也不太要想靠孩子的金钱养老,我们还是尽可能发展好自己,晚年我们更需要的是他们偶尔的但真心的陪伴,而不应是金钱。

我在设想有一天,如果我那学吉他的儿子,想办一场小型音乐会。我会乐意当他的赞助商,但我需要他提交计划和合理的预算方案。

张罗这一切的过程,所学习到的东西,可能会比演出本身更多。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深圳教育点评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