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一点教育资讯
公众号「名校榜」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今天有很多关于高校性侵的内容井喷式出现,却又一篇篇消失。

相信看过那些聊天截图和当事人朋友和家人叙述的人都会不寒而栗。武汉的研究生陶崇园,被所谓的导师呼来喝去买饭送到家里,动不动就要说“爸我永远爱你”。这样一种畸形的师生关系最终以这位男生自杀收场,但真正令人害怕的是,若不是因为如今有了社交网络,也有了聊天记录等所谓的实锤,还有多少类似的校园悲剧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而大部分案件,如北大中文系女生周岩自杀那样,二十年来在学校成为学生和老师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个女生为了沈阳去死”,仅此而已。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和其他行业存在的性骚扰一样,校园里老师对学生的性骚扰,同样是建立在一种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上。只不过对于校园性侵,更可恨的地方在于,被害人反抗的成本巨大,而成功的几率,也如你我所知,几乎为零。

工作上遇到性骚扰,实在对抗不了还可以一走了之。学生呢?反抗的代价包括:学业上遭到打压,来自同学异样的眼神,周围人不怀好意的揣测,像周岩一样被当成“精神病”,可谓全方位的校园霸凌。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这种巨大的反抗成本,使被害人成为无路可退的弱势群体,也使得“禽兽”教师们更加恣意妄为,性骚扰的成本小,有了后果,呵呵,再多帖子也是可以全网删光的。

我并不是要对教师进行道德绑架,也不认为这是在我国高校才有的问题。相反,正因为这个议题的普遍性,才值得我们重新思考和定义职业关系中的边界,同时尽可能地帮助弱者拿起武器,毕竟,你我没有成为受害者可能真的只是幸运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即使离开校园多年,我依然能记得大学里学生对老师,尤其是女学生男老师的爱慕和崇拜之情。对于涉世未深的学生来说,渊博幽默的男老师站在讲台上,(即使长得再难看也是)自带光环

但是俗话说得好,知识这种东西无法通过性传播。如果爱慕他的学识,学就可以了,不要靠太近,更不要跟他回家。作为一个中年少女,我希望各位年轻的男女学生在跟老师回家之前,问自己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他是吴彦祖还是吴亦凡?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对于那些利用自己职务之便对学生有所企图的教师,我衷心希望不论是受害者还是旁观者,都能够一起努力让他们付出代价,让他们无路可走。如果制度上难以将他们定罪,我也相信总有办法可以提高他们的犯罪成本,也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少以后类似事件的发生。

在那些已经不存在的帖子中,让我落泪的是周岩父母写给已故女儿的信。那种伤痛和不甘,任何人看了都无法不动容。据周岩的好友回忆,周岩自杀之后,母亲在北大女生宿舍楼下号哭,朝女生楼大喊的话却仍然是希望各位女生能保护好自己。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这个事件何以埋藏了二十年,我不得而知,可能大部分人都跟曾经的我们一样,只是看客,便更懒得去反抗。但校园里的伤害,若没有发生在你我身上,可能只是侥幸,但那都是国内最好的学校啊,如果继续容忍,会不会发生在你我孩子的身上呢?

今天是清明,但接二连三的校园性侵,却让我觉得今天仿佛是在对大学教师这个职业进行祭奠。看了那些出现过又消失,消失后又出现的帖子,我忍不住对大学士说:感谢老师当年不性侵之恩,让我对学校、对之后的求学之路都抱着美好的记忆和希望。我相信学校里依旧有很多好老师,不论学术专攻,至少对于职业依旧有着自尊和自爱

清明节,我们祭奠教师这个职业

师生之间总会有一条微妙的线,站在教师的立场也会战战兢兢。但也正是这份战战兢兢,定义着职业关系中的边界,继续保持下去,好吗?

和很多大学士的其他门徒一样,我们替他拎包,帮他刷信用卡,早出晚归去便利店薅羊毛,但我们从来不会听他一声令下就去帮他买饭送到家里,也不会对他说“爸我永远爱你”。

我们叫他朱爷爷

Scan the QR code to donate to me, who is a loyal disciple of Dr Boarhead’s.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文冤阁大学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