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一点教育资讯
公众号「名校榜」

9 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萌萌来到这个家,我们没给她快乐却只让她体验艰难,非常愧疚。”38岁的妈妈熊艾桦(化名)说。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要画更多画给妈妈,只要妈妈好起来,做什么我都愿意,因为我只有一个妈妈。”9岁的女儿萌萌(化名)说。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单独面对钱江晚报记者的时候,母女都愿意去说对方的重要,但真的两人面对时,她们却不说话。双方各自都有个愿望,却都没有说出来——

宝贝,如果没了妈妈,你要坚强些。

妈妈,你不要害怕,我们一齐加油,你,永远都是我最漂亮的妈妈。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萌萌的妈妈在3月6日查出胃癌。因为治疗,萌萌越来越难见到妈妈的笑容和身影,大人们瞒着萌萌妈妈的具体病情,但其实萌萌都知道。

她不仅知道妈妈的病情,而且完全明白:今后,或者、可能、也许会失去自己的妈妈。

于是,她画下了病中的妈妈,每一张都看得人想掉眼泪。

4月17日,在杭州九堡一个农居房10平米小阁楼,鹿姐姐的同事见到了这对母女。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得病前在四季青帮人卖衣服

一家人曾想在余杭买房

萌萌家住的阁楼非常小,只能放一张上下铺、一张小四方桌、壁挂电视机,还堆有一些杂物。这个10平米的小阁楼算上水电费,一个月大概是1200元。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沿着贴满各种疏通下水道、打孔、泥水施工小广告的台阶走到顶,见到了黑瘦的熊艾桦。

在今年3月4日前,萌萌家的日子过得从容温和。熊艾桦在四季青替人卖衣服,收入有五六千元。她一直觉得非常满足,2012年随丈夫从衢州到杭州后,一切都很顺利:小孩子有书读,大人有活干——加上搬运工丈夫,除掉开支,他们每个月还能存将近四千元。“我们还想着有一天能在余杭一带买个房子付个首付,孩子也有个好环境。”

但一切都在3月4日这天变了。

熊艾桦记得那一天是萌萌小学二年级新学期报到的日子,她请了假。她想陪女儿去报到。

当天下午,熊艾桦打算继续去上班,上洗手间时她发现有黑便。“已经连续肚子几天不舒服了,去医院看,没曾想……”

3月5日,她拿到了胃镜病理报告:印戒细胞癌!

医生告诉她,这是胃癌当中最为凶险的一种。

拿到病理报告那一天

她蹲在医院走廊里大哭了一场

熊艾桦说,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以前感受没有这么深,现在是深有体会了。

拿到胃镜病理报告单时整个人都呆了。一想到女儿才9岁,熊艾桦蹲在医院的走廊里和一起拿报告单的小姨抱头痛哭。

那一天从医院回到家中的车上,熊艾桦的眼泪怎么止都止不住。

“我觉得老天爷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我才38岁,人生的路才走过一半;我的宝贝女儿太小,她还没来得及记住妈妈的样子,她以后该怎么和同龄人介绍自己的妈妈?还有我年迈的母亲和90岁的公公……老天不会让我就这样舍他们而去吧。”

老公一直在鼓励她。“没事,我们去找最好的医生”。但是熊艾桦心里很清楚家里的情况,她没有买过医保。小家的这点存款对于治疗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老公把所有的存款取出来,还借了好几户亲戚——第二天下午两人带着八万块去了上海瑞金医院。医生发现,除了胃体部,她的腹腔内也有粟粒节结,所以要先化疗6次再做评估。

现在已经做了三次化疗了,而原先的钱也快花光了……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女儿画了一堆画

每一张都把人看哭

就在大人奔波于看病的时候,萌萌开始画画。

3月5日,萌萌上学第一天。放学时刻校门口不见妈妈也不见爸爸。

“放学第一天都迟到,坏妈妈。”她这么想着,却看到了从衢州老家来接她的小外婆(外婆的妹妹)。

这一天,萌萌画了一幅画:

一个校门,很多的孩子,每个小孩都有大人牵着,只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独自一人站在校门的最里边,远望……

画的下方有一行字:“今天,放学,妈妈没来接我。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这一天的萌萌心情非常难受,但她不知道,接下来需要面对还会有那么多——妈妈在爸爸在陪护下一去上海就是20多天,她好想好想但却从来不说。“如果我说想妈妈了,妈妈会难受的,我高兴了妈妈才会高兴。我很难受的时候没关系,有办法,我会画画,画爸爸,画妈妈……

接下来的日子,她进了学校的“晚托班”,每天都是走得最迟的孩子,每天回到家也都是一个人,因为小外婆的身体也不好,几乎没办法长时间照顾她。

于是,萌萌画了很多画 ——

3月10日,《我妈妈变得不爱笑了》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3月15日,《我经常见不到妈妈了》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4月11日,《有一天妈妈剪了短发》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4月14日,《妈妈的头发越来越少了,我看见她哭了》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是不是我好好画了,妈妈就会好起来,妈妈就会每天都和我在一起?”萌萌终究还是个孩子,癌症和医学之间的博弈对她来说还太难理解。

在小阁楼的电视机下方,鹿姐姐的同事看到一幅还没有画完的画——

画面只有两个人,矮一点的扎着马尾辫,在笑;高一点,穿着裙子没有头发,在哭……

9岁女儿画下病中妈妈,每张都看得人想哭

尾声

熊艾桦从上海化疗回来看到女儿画的这些画,哭得稀里哗啦。

她说,后面的路可能不会很长,但每一步都会非常艰难。丈夫为了照顾她也没法出去工作,接下来还要去化疗,钱,不知道哪里去借。

“有时候想想真的放弃算了,可是为了萌萌,我也得坚持,哪怕多留在萌萌身边一天也好。”熊艾桦说,第四次化疗后,这边的房子要退掉,她打算回衢州老家去,这样至少不用再出房租。

如果你愿意帮助这个家,愿意帮萌萌留住她妈妈,请致电钱江晚报热线96068转1。

来源:钱江晚报首席记者 鲍亚飞 文/图

编辑/制作:沈蒙和 王毅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升学宝

评论 抢沙发